双十_一九七七

我要去钻研小学生的文风思路了

毕竟不能指望着能从二里看到一加一啊

【离all/离执篇】烛泪(3)

前文【离all/离执篇】烛泪

————————

 

箭支尾羽划出面颊上的细细血痕,尖啸着割裂执明耳畔的风声。他在潮湿泥泞的地上亡命奔逃,喉口处渐渐涌上压不下的甜腥,眼前仍是望不见边际的密林,他甚至无暇顾及深深扎入小腿的利箭,哪怕血液正随他的动作渗至被刮破的衣衫干涸凝结。林中的碎石硌在他的脚下,执明只得紧抓住枝条倚靠着树干,勉强维持着前进的速度,即使他自小被宠在王宫,体力身法都远不及训练有素的刺客。

 

还好密林边界就在眼前,自叶间缝隙斜射进来的明亮光芒有些刺眼,即便逃至林外也不意味他逃亡之途的终结,甚至没了遮蔽物的他似乎更容易射中,执明还是长舒了一口气,试图平复下...

想把所有脑过的都写出来
一日十更那种
可我一有拖延症
二是容易丧
心态天天崩

难受

写过的:
离执 成双
威执 青梅
离执杰戬 归途
离all离执篇 烛泪

开了文档没写过的:
黎戬+煜执  花絮梗+达拉崩吧
淇戬: 生死之交

没开文档只脑过的:
离执 刀剑uw篇世界观 整合骑士离x???执
杰戬 新生杰x班导戬
离all离仲篇黎钤篇
桓易 王牌来了梗 勇者Ex魔王I
杰戬 乔迁
囚徒困境β 多次博弈
?执 小埋?
离执 投射效应
淇戬 贴膜小哥

没开电脑
只记得这些

好想产优桐的糖啊
可惜想不到甜梗(

【离执|杰戬】归途(0)

 @离执吃荔枝 姑娘选的后续

前文【离执|杰戬】梦蝶 

懒得再写一遍黎哥做梦 勉强拿【离执】晚安接梦蝶结束


       

  他抬手按亮9层的按钮,顺势倚在电梯的冰凉铁壁上,腰部的酸软感受减轻了半分,朱戬撇了撇嘴,心里念叨了一万遍智障查查智障,可惜这对他眼前的境况毫无帮助,他迈出电梯的步子还是要小得当心慢得谨慎,床上那人还不知醒没醒来是不是查杰。“一夜醒来成了玄幻穿越小说的新手村引导NPC”的设定乍一想似乎也有点带感,他从裤兜里抽出房卡,不忘顺手揉了揉腰。

 ...

【离执】晚安

       初春雨夜,慕容黎从梦魇中惊醒。眼前似还是他与执明对峙的景象,雨点细细密密横在眼前,模糊了视线。身体不住地发僵,指尖血液静止的冰凉,幸得枕侧人一胳膊压过来搭在胸前,他才从余悸中逃了出来。慕容黎抬手拭去额上冷汗,呼吸一点点平复下来。


       已经不是第一次深陷这样的噩梦了,所见或是执明面上未加掩饰的恨意,亦或是他淡漠不带温度的笑容。思绪至此,慕容黎下意识地偏头,抿唇轻笑自家王上睡着时的傻模样。...


【彤戬|煜执】入戏


这cp叫啥...带狗?水珠?23333

————————

《刺客2》中我与朱戬对手戏最多嘛,然后我就感觉跟他特别容易入戏,我觉得演技特别好,一眼就把我带进去了那种。


 

入戏太深好像并不是一件好事,他有些懊恼。似是上马环住执明的腰时,又似重伤卧床他的王上前来探望时,太多想说却又没说出的话郁结在心中,子煜只能躲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的王上,在追逐背影的漫漫长途中奔波至死。

 

 

到底还是比剧里的他要幸运多了。无论执明抱着冰冷僵硬的尸体哭得多么伤心喊得多么撕心裂肺,子煜都沉睡泉下无从得知;而他却不同,他可以在导演喊了cut后回抱住朱戬,用宽大的衣...

【煜执】杀马特遇见洗剪吹

感谢璠玙小姐姐!唉我原作还是刷得不够 

戬哥的子煜理发师设定(虽然好像不够非233333

昨天上午对应设定的时候挺亢奋,到现在脑子里就只有mdzz了(

太傅→理发翁师傅 子煜→理发师学徒 执明→村长女儿小薇(并不是


昱照山西有个天权村,村口有位理发师傅姓翁。

 

村里村外无人不称赞他的技术,洗剪吹烫染样样拿手,自称是独门技艺不轻易外传。翁师傅无儿无女,年轻一辈中唯一与他亲近些的就是村长家的儿子执明。翁师傅与他爸有着几十年的旧交情,从小看着执明长大,孩子上小学前也曾在他的教导下识了几个字,翁师傅虽然经常责备他,却是打心眼里把他看...

【威执】青梅•♠

磨完靠改数据和瞎扯的spss报告 搞搞邪教凌晨诈个尸

还没军功的威哥&小不点有点皮的执明

前文:(零) 可能是后续(?):车要什么名字

不排版 没时间线 

——————————

#听说小执明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带着怨气的目光凉飕飕地从房间另一侧扎过来,威将军丝毫不为所动,仍是埋头看着他的军报。疼了半刻没人搭理,小孩有些不乐意了,小嘴撅得老高,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都不带眨眼的。无声抗议似乎无甚成效,执明揉着之前被摔疼的小圆屁股,挣扎着向前够,企图晃出点声响,却因动作太大扯到了痛处,眼角又闪了泪花,疼得直叫唤。威将...

【煜执】一,二,三。

OOCx3

——————

人的一生会经历三次死亡。

(一)

四周死寂,他从第一次死亡中醒来。

被踢出了原来的躯体一般,他被迫以局外人的视角,旁观眼前的“子煜”倒下。掌中入地三寸的剑也没能替他撑住一个虽败犹荣的不屈英姿,到底还是直直砸进了血潭,溅起战火灼过的赤褐色泥点。

啊,有点遗憾。

不过额上的伤痕还是很帅气的。他偷笑着抬了手,指腹下是有些粘稠的半干血液。空气中的血腥气息淡了些,唇间依旧有淡淡的铁锈味,空中他的兄弟向他行了最后一个军礼,消失了踪迹。

离“他”最近的那圈士兵在尸体上补了三剑,次次斜钉在心脏,血液顺着红刃,一路流至扎进土壤的剑尖。明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却克制不住此...

【离执】拔丝蛋糕

又被屏了补个档...这次不占tag了

以后我会痛改前非做个清水写手的

乖巧.jpg

© 双十_一九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