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七吻定情

重温了上海场落地宣

如果让现在主嗑桓易的我

重新写一遍他俩的片段

我应该会好好写一下吃饼干之后

易恩恩僵掉那里他俩的眼神交流

-------------

(1)

 

这还是查杰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朱戬的正脸。

 

他扶上了对面人的双臂,叼着饼干棒上下晃动,偷乐自己咬了这只傻狗喜欢的甜的一端。耳边女孩子们沸腾的尖叫炸上了天花板,余光里看热闹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游走。

 

这有啥,一根小小的饼干棒能难住我们俩直男大老爷们?为了躲过涂口红惩罚也不可能输的好吗?!慕容离造型的阴影在他心里尚未褪去,他向朱戬使了个眼色,收到了对面人了然的眨眼回应。

 

朱戬凑近些咬住了没有草莓酱的另一端,视线集中在连接两人的饼干棒上。以前没细过看他,这么近一看倒是长得还行,怪不得有小女生喜欢。查杰考虑着以后少说他吃藕,又立刻在下一秒打消了念头。饼干棒一截一截短下来,咔吱咔吱地震着他的牙齿,腻人的草莓酱融在了他的舌尖。

 

他估摸着两人间的pocky只剩了不到十分之一,牙上加了些力,饼干棒折在了他的嘴里,碎屑在他的口腔化了开来。对面人抬眼扫了他,又立马俯身向前些。两人的下颌紧贴在了一起,饼干棒从他的唇间被朱戬叼了过去,唇上残存着对面人唇纹擦过的细微触感。

 

座上粉丝们的声浪掀上了天,他俩也相视笑了个七扭八歪。哈哈哈这算啥我俩天天从对方饭盒里拣菜吃,这游戏没挑战啊,查杰咽了饼干落座。工作人员将镜头移开了些,在姑娘们“好甜啊”的背景音里,两人击了个掌。

 

(2)

从pocky盒出现后两人对视开始,这个游戏已经定下了King。朱戬左手揣了口袋,抬右手示意查杰,和人溜了一旁抱臂看戏。

 

Evan将手指贴在易恩唇上的小动作被大峰喊停了,两人手足无措的拘谨模样像往日一般透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突然被大峰q了的查杰坐在桌子上晃腿,心道还是我俩痛快。左边他干脆不做作的好队友却一心盯着场上,惦记着那两人之间点水即透的窗户纸。SpeXial的团员们起哄得来劲,Evan缓缓倾身向前,小口磨向面前人,追上了易恩小幅度地的后仰。饼干棒已经不再是横在两人间的障碍,唇上刚沾了彼此的温度,又轻快分开,两人皆是被一记实心僵直弹贯穿心脏的模样。

 

伟晋和风田替下了前两人,依旧是推算模拟的小动作,却没有前面人身边的粉红气泡。两人忍着笑咬断了pocky,遗憾于剩余饼干棒一样长的事实。

 

作为“pocky game教科书”的两位大摇大摆晃上了场。查杰随手抽了根饼干棒出来,径直向嘴里送了小半根。旁边大峰“慢点”的笑音还停在耳边,他一把钳住对面人的双肩,挑眉含糊地吐了句带着小孩般得意的看好了,双手上移捧住朱戬的颈侧,金属细耳环冰凉地咯在掌下,腰上两寸的地方则添了对面人手心的热度。他抬眼略一偏头,俯身将饼干棒送至朱戬唇间。Pocky棒接连破开唇齿两关,滑入朱戬的口腔,裹有巧克力酱的部分将甜味磨在唇间,近到能感受彼此呼吸伴随的热气。朱戬也向前凑了些,两人的双唇不可避免地撞在一起,柔软的唇肉被压得变了点形。镜头还没拉进,场上的人已经分开。朱戬偷摸着咽掉嘴里剩下的一小截,瞄了眼查杰,却只看到人嘚瑟的背影。

 

甜味还留驻在口腔。

 

(3)

 

第三次利落得多。

 

两人搭住彼此,手一勾就合出个轻快的吻。仅仅一瞬的触碰被卡片遮了个半,闭了眼,晃眼的赤色大灯仅剩模糊的残影;沾了唇,台下粉丝的声浪飘忽了些,所感不过颈后被人触及的温度与连接处的轻点。红橙色的黑暗里,唯有对面人的唇形被用星点亮粉描绘了出来。已是十一,天干了些,迎上来的唇不复先前的柔软,即使是极快的沾之即离,也刮了较往日更清晰的摩擦。

 

活动现场的空气似被骤然拉高的尖叫声潮燃到了沸点,两人分开时带起的气流虽然微小,却鲜明地盖过了一切。查杰掩嘴偷笑着退了半步,视线对上了左右四顾也退半步的朱戬,随即又滑了开来。

 

天权国专属的bgm还在欢快地响着,众人还没调整回之前的位置与表情,蹲着的大峰放下捂住双眼的右手,抬头看了低头盯地板乱晃的他俩,才收不住笑地起了身。

 

他俩偏头对视,灯光又晃起了眼。

 

(4)

 

摄影棚内的温度还是低了些,朱戬拢了军绿色的大衣,抬手揉揉堵住的鼻子。混沌的光点在脑海里无规则地旋转乱撞,脑后的青筋一突一突地跳动,他舔了下干涩的唇瓣,润了润有些发肿的喉咙,眯起发涨发红的双眼,勉力看着亮有游戏规则的屏幕。本就不够明晰的视野此刻又因低烧加上了些许晕眩感,他依靠着主持人念出来的声音,大概识出了字的轮廓。两人飞快地商定了每个项目的分配,按铃开始了游戏。

 

查杰的求胜欲催促着他加速做完了俯卧撑,换上朱戬开始他那失去平衡控制的转圈。他晕着水了几个不标准的动作,转散了固定在身上的麦,又俯身画下了他亲爱的队友那别致的屁股头。计时器被叫了停,主持人唤上工作人员替他整理。朱戬的难受查杰看在眼里,他凑上前向朱戬指指屏幕,示意一会自己做仰卧起坐让他坐在腿上。耳边残余着的震鸣声使朱戬乱糟糟的高负荷大脑没能消化对方的话,他径直坐在了指压板上。五个仰卧起坐完成,查杰的笑也凉了半分。朱戬终于败在了第二轮的转圈上,他拍了下队友,背住跳上的人。

 

朱戬对用手吃pocky无效的抗议被主持人驳回,他这次留心了些,用口型示意查杰留下一截。饼干棒是多剩了一截,两人的双唇依旧是紧贴在了一起。朱戬细细嚼碎了满口的六段饼干棒,苦笑感冒病毒还是过给了查杰。

 

(5)

 

粉丝网直播活动圆满结束。晚间与工作人员的筵席上,还带着点病气的朱戬一早离了席,回宾馆歇息,查杰左边的座位便一直空了下来。无主的盘子仅有近人一侧留了少许菜汁,喧闹的空气里少了他最熟悉的聒噪。查杰随手扒了几口饭,向人打好招呼,拎上外套出了馆子。

 

风卷着深秋冷气从领口渗进来,他打了个寒战,路灯下的影子也跟着抖了抖。查杰缩进衣领,加快了回宾馆的步伐。刷上房卡一推门,温暖的气流便涌了过来,空调上明晃晃地亮着荧光绿色的28度,靠里床的被子鼓出了个长条白团子。查杰甩了外衣到自己床上,凑到朱戬身边,轻而慢地拉下裹严他的棉被。朱戬早已闷出了汗,面色泛着点潮红,微张着嘴小口喘息。查杰俯身用唇探了探身下人额头的温度,温凉又带了点汗渍的咸,低烧终于退了。

 

他将这个吻滑了下去,双唇停驻在人尚发着热的左眼上,他舔舐着眼下长而密的睫毛,略起了身,又落了吻在嘴角。不同于以往那些勉强算作蜻蜓点水的吻,这次的触碰才真正的切实可感起来,像是身下人肌肤的纹理,像是唇上电火花蹿过一般的酥麻。他用舌尖划过细密的唇纹,在嘴角处旋了个圈,才施施然坐直,替人将被子蒙了回去,压下了乱颤的眼睫。

 

查杰平躺在床上,干瞪着天花板。

 

他否认不了的是,自刚才开始,耳畔便一直萦绕着朱戬日常时的笑音。他侧身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闭上了双眼。

 

(6)

 

两个空了大半的酒瓶相碰,击出了清脆的声音。朱戬又灌下了一大口,结束了那通飞着南通方言的电话。他身子一歪侧身撑着在了右座喝趴下的大峰背上,笑盈盈地盯向另一边的查杰。时间感知系统被酒精泡得烂醉,他就一直盯了下去。邻座人握着酒瓶转头再次找人碰杯,入目的却是漾着水光的凝视与被酒润泽后晶亮的双唇。见人转了身,朱戬立刻移近了些,他低垂了眉眼:“查杰,”视线落在对面人唇角,话音细微几不可闻,“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他看不见对方睁圆的双眼,听不到酒瓶从对方手中滑脱砸在桌上颠着转了圈的声音。感受到只有唇下发僵的嘴角,他用舌尖破开双唇扫上齿关,吸吮口腔内残余的酒液,又一脸餍足地靠回大峰背上。

 

查杰的声线抖中发着冷:“你tm发什么酒疯?…”剩余的话被压在唇上的纤长手指堵了回去。“反正我是。”他收回伸出的手臂,指尖在唇珠旋了个圈。依次投下的两个炸弹轰得查杰有些蒙,对方没接收到他探求的目光,拍了拍结账回来的人,拉起了他去马路牙子上吹风。

 

刚入冬的北京不像朱戬先前为微信里描述的那样寒冷,甚至比位居南方已经湿冷下来的上海还舒服些。暖橙色的灯光下,尘埃向上翻腾漂浮。他一口喝干了瓶子里的酒,肩上多了个重物,朱戬乱蓬蓬的短发扎在他的侧脸。他的吻悬停在发旋的上方。

 

(7)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差点害他错过了电话,铃声响了足足半分钟才被人接起。朱戬拉上了玻璃门,靠坐在微凉的阳台边沿,电话背景音喧闹得过分,完全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喂?查杰?不说话我挂啦?”

“我喜欢你。”

“哈哈哈哈哈大冒险输了吧。”

“嗯…年后剧组见,挂了。”

 

操你奶奶,我怎么可能输。

 

眼前是一片陌生恍惚的城市灯火,他松开耳机线上的话筒,咬牙攥紧了旅行箱的杆,又回身迈进了兴东机场。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他瞟了眼闪着朱戬两字的屏幕,没搭理它。

 

右手因长时间的震动有些发麻,他划开了手机。“查杰,刚才没来得及说,”他停住脚步站定,耳边是含糊的话音与烟花炸开的声音。

 

广播的甜美女声在大厅中响起:“由南通开往上海的飞机即将抵达…”

 

“诶你在南通机场?我去正门接你。”只剩下了嘟嘟嘟的提示音。他拿着手机掩起收不住笑容,锁屏上的合照里,两人笑得张扬。

 

朱戬到的很快,查杰刚办好改签,回身就看到了熟悉的笑脸。他接过查杰手里的旅行箱,拉他上了出租车后座。隔开的小空间安静了许多,车里暖气开得正好,他们交换了第一个真正的吻。

他们一起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又哪来的END

----------------

1-4依次是一季成都场上海场南京场粉丝网的宣传活动

评论(21)
热度(77)
  1. 周周东湘 转载了此文字
  2. 周周东湘 转载了此文字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