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开封奇谈全员向】话本子

本来锁了 这篇因为一些原因放出来:)

动漫+网剧      

私心想写策包鼠猫 结果好像只写了策包和猫鱼(??? 鼠猫两人都没怎么出场...

好像是策包第一百参与?xxx


  #听说我们家展护卫被那个没上色的拐走了?#

  

  开封府,饭桌旁。桌上无菜无鱼,单一个话本子横在正中间,封面上书四字——《命定姻缘》,正中画的景儿约是汴京西郊的桃林,树下一位白衣俊秀少侠撑在红衣官爷身上,两人发丝交缠恩爱非凡,落粉停在相扣的十指指尖,这画端的是唯美动人,饶是其中一位主角没上色,行外人也足以看出绘师的功底。

  

  ……只是谁来告诉我为什么下面那个红官服越看越像我们家展护卫?

  

  自诩开封第一府尹的包包包大人又一次在懵中怂了:“先生,这…这是…展护卫和白玉堂?!”

  

  被问到的人神色一凛,右手扶了扶完全反光的眼镜:“大人有所不知,自我们从陈州归来,有关展护卫和白玉堂的话本子就突然流行了起来,也不知是谁将两人的事透露了出去,”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周,双手交叠撑在桌上,声线沉了八度,“许多本是展昭后援会的姑娘们都转去做了cp粉,更名鼠猫鼠同萌,自发创作他俩的故事绘本,逐渐带起了这股全民嗑鼠猫的风潮,老道的说书人一众也争着蹭一波热度,茶楼天天讲着两人在江湖上游历的奇闻轶事,不过内容多是他们瞎编的。”公孙主簿如此道。

  

  好像开封府外是多了许多写有鼠猫的新横幅,包拯双手撑着脸,眨着眼睛不时点头:“这倒是有趣。不过先生特意将它拿与我们,是想大家一起看吗…啊!”他一脸期待的表情没换来回应,头上倒是挨了一记算盘,“先生你干什么啊,百姓们有了新的乐趣,不是件好事嘛。”正好展昭的那些迷妹能少一些,他扁了扁嘴,捂着脑袋偷偷往后缩。

  

  “若真只是如此就好了,”公孙策摇头叹气,“随着创作热潮的传开,展护卫的形象走得越来越偏。”他拿起话本翻了两页,向旁人指了指其中的一段:

  

  赤色的裙摆被它的主人轻轻提起,展昭回身向诸位宾客点头轻笑。白玉堂甚至忘记了那人的容貌,只记得了她唇角的风情。


  

  “前回剧情大抵是展护卫为了执行任务,混入云梦坊成了新一届花魁。”包拯一把抢来本子,没翻两页就又丢给了王朝马汉。嘛,还是公孙先生这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好看。

  

  “不仅如此,大人与学生还常被塑造成棒打鸳鸯的严厉家长形象。”

  

  “这怎么可能好吧?全汴京的人都知道,最宠展护卫的人就是我了。是谁勤勤恳恳查案就为了让他吃心爱的全鱼宴?是谁把打扰他休息的人赶了出去?再说了,我们开封府这么开明,展护卫要是真和白玉堂跑了,我肯定不会管的!”

  

  “大人您在说什么?”红色的衣角在余光中闪过,等他回过神来,他们正讨论的cp正主之一就凑到了跟前。

  

  包拯忙拉住他,还不停地向公孙策使着眼色:“哎呦展护卫你怎么过来了,早操做了么?早饭吃了么?厨房还有鱼片粥来来来我给你盛点去。”

  

  “是啊,你的身体还没好彻底,这是特意给你煮的。”

  

  展昭眨了眨眼,点头乖乖地被领走了,大抵是鱼片粥的诱惑力对他更大,这种明显的掩饰才没被他戳穿。王朝背在身后藏本子的手沁出了汗,他还要用僵着的笑脸送走出房门前一直盯着他们的展昭。

  

  等到包拯回来,已经是一刻后的事情了,王朝马汉两人已经品鉴完了整部作品,此时也换上了严肃的神情。公孙主簿替他家大人倒了杯茶:“大人,我们不能对这种影响我们开封形象的事情坐视不理。”

  

  “那先生你说怎么办嘛…”包拯含着半口凉茶闷闷地趴在桌上,方才又用烤鱼贿赂了展昭的他日常离心爱的名伶黏土手办越来越远。

  

  公孙的算盘替他打散了头顶的灰暗色“丧”字:“大人,学生有一计,或有成效。”他凑到了包拯耳边,将自己的想法说与他听。

  

  “什么?我们开封府自己写话本?!!”

  

  # Q&A #

  

  Q:[撒娇] 先生你在想什么啊,这种卿卿我我的故事只有那些小姑娘们才会写吧?

  

  A:[冷漠] 大人可还记得刘钱?

  

  Q:[正经] 先生要我们写话本,想必内含深意?

  

  A:[眼中精光一闪][语速max] 一,可以站在舆论的主导方写我们身边的人与事,这样定是比那些不认识我们的人写的更真实。二,开封府的经济问题得不到改善,而学生调查发现,这些话本深受姑娘们的喜爱,她们也乐意省下少许购置衣服首饰的钱来买上几本,我们可以顶着“官方授权”的名号传播作品相信姑娘们也愿意买账。而且,白玉堂不用上色,只需用大人上次名伶选美时为静儿购入的颜料替展护卫点上红衣便可。想必大人也不想让那些颜料浪费了吧?

  

  Q:[瑟瑟发抖]

  

  #创作取材 之 全鱼宴真是好东西❤#

  

  展·三无小心脏·昭——一个不容易拿来写话本的对象。就连以笔为业的公孙先生,都想不到他做出小表情的样子。

  

  “展护卫,你笑一下。”

  

  “哦,好。”

  

  要了全鱼宴作报酬的展昭咬紧牙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

  

  “……还是想一下你一会吃全鱼宴的样子吧。”

  

  展昭点头,阖眼笑出小酒窝。

  

  公孙:GG。

  

  
感谢你的喜欢和评论♥

评论(17)
热度(66)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