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桓易衍生/云超】心流感(上)

室友说 心流感是spexial最好听的歌


云超搞出了EI的感觉....OOCx3


基本是四个月前搞的部分 为了避免明显接不上强行分上下章(


  赵云一直觉得,他今早起床的方式可能不大对。

  

  先是吃早饭时,超急急忙忙吃了几口饭就和除了他以外的每一个人道了别,拽着忠径直跑出曹家大院;之后到了学校,班上气氛也是死闷,就连课间也安静了许多,平日里聚成小团体聊得开心的女生们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皱着眉头发呆。周遭的气氛好像都和以往不大一样,赵云的目光在教室里转了一圈,从不时瞟两眼貂蝉把担忧写在了脸上的关羽溜到了右边的马超上。以前小孩可是喜欢带着他特有的那副冒着点小傻气的笑脸手舞足蹈地在他面前说个不停,今天却只是一个人闷闷地窝在座位上。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赵云抿了抿嘴,超早上刻意躲他的样子还鲜明地留在脑海,他松开了握紧的拳头,却放不下悬着的心。

  

  这样的异常状态还在持续,临到放学,超也没和他说一句话,就像是马超暗地里宣布了与他单方面隔绝来往的冷战,赵云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比起像现在这样连句话也不说单肩背起书包就往外走,早上的他还要乖些。

  

  止戈看着赵云僵了一天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云,超今天好像不大对劲诶,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超的情况,忠应该更清楚吧。”赵云低着头整理书包,将问题挡了回去。

  

  止戈偷偷翻了个白眼:“不管怎样,我们先追上超吧,我担心他这种状态会出事诶。”

  

  两人快步跟上马超,止戈的预感果然没错,马超半路走来东晃西晃,一根粗柱子立在他面前都不带躲的。赵云闪身到他面前,抬手至眼前反手护住马超的额头。小孩的反应速度好像也失了往常的水准,他没停住向前的步子一头撞进了赵云的怀里。手心的温度有些发烫,赵云下意识地环住了搭过来的发软身子。

  

  超这是,发烧了?

  

  小孩懵着宕机了一会,挣扎着逃出了赵云的怀抱,退后的两步让身前人没有错过他面上不自然的潮红。

  

  这个小笨蛋,睡觉时肯定又蹬了被子。感冒就算了,还装冷酷不和大家说,是要我们担心死吗?赵云有些哭笑不得,这一天都被冷对待,亏他还以为做了什么惹超不开心的事。他追着马超溜掉的背影,心里念叨着回到曹府后一定要第一时间让华佗帮忙看看。

  

  赵云的心意虽好,可小孩却完全没有要接受的样子,他旋风一般冲回房内,会长家的百年木门砰地一声关在了追来人的眼前,幸好赵云刹得及时,他挺拔的鼻梁才幸免于难,提至喉口的慰问之语被马超强硬的隔绝举动噎了回去。门关得虽响,却没被他的主人锁上,赵云本想先敲房门向房内人示意,又怕小孩一身病体听不得噪音影响休息。放轻动作偷摸进人房间向来不是他的风格,可为了发烧的超也只能下不为例。

  

  平日里小孩就不注意关窗盖被这些小事,发烧到脑袋晕掉更不会记得。他连校服也没换下,双眼紧闭眉头紧锁揪着枕头一角直接趴在了胡乱堆着零食玩具的床上,被子在身旁卷成一团。赵云自认不大会照顾人,却也知道这样只会加重他的病情。他走上前在一团乱糟糟的东西里抽出带着薯片味道的被子,想让小孩暖和一些,一手拉过小孩的双臂,一手用被子将他裹了个严实。约是因为头疼发热,马超一直不安分地翻动身体,赵云想从他捏得死紧的手中抽出枕头也以失败告终,他只得动作尽量轻柔地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入手一片微潮的冰凉。赵云自知对火系异能的渴望无甚用处,能温暖他的唯有自己,他坐上了马超软软的弹簧床,连着被子将小孩抱起来些,让他正好躺在大腿上。马超热得发红的小圆脸蛋小幅度地蹭了蹭,像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他的双手被合在赵云的掌心,一起塞进了被子。

  

  紧跟在赵云身后的止戈也冲了过来,他之前还担心五虎将之间的兄弟感情是不是出现了间隙,见两人这幅情形倒多少安心了。他读懂了赵云用口型比给他的“发烧”两字,点头退了出房间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留下了软在被窝里的马超和腿稍有些发酸的赵云。

  

     

  (假的)日更使人心情愉悦❤

  


评论(9)
热度(89)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