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刀剑神域/优桐】神女赐福

喜欢优桐的大家双节快乐!

昨天写到今天 深刻地感觉到除夕比情人节更不适合码字 脑子完全不在状态又被家长催着去包饺子 尤其是后半篇基本和初中搞的没什么区别了


直到优吉欧来到央都才发现,这里虽然庆祝节日的盛会日日不停,几步就可见到高挂的张扬彩饰,大到感恩丝提西亚女神的福泽庇佑、小到各家贵族祭拜灶神,却不像露莉德村各家一样重视在每年的今天向阿芙祈求福缘。算是发现了自己只与桐人分享的家乡回忆,优吉欧的心情格外愉快。

 

不如就趁着今日与桐人稍稍放松一下,反正正大光明地溜出宿舍上街买零食早已成了他的习惯。优吉欧想着桐人咬着多汁肉包的满足样,去找他的步子都轻快了些。

 

下午两点的桐人总是很好找,窗前阳光洒进来的温暖位置已成了他的专属位。无论处在何种状态,他的警觉性总是高的出奇,就算有时候优吉欧想回敬一下桐人平日那些坏心眼的小捉弄,他也会在近身探出手的时候一把抓住优吉欧的手腕,笑眯眼地看着他。

 

真像是回到了一起在基加斯西达下小憩的午后时光。时间还来得及,优吉欧没将他叫醒,倒是桐人自己有些装睡不下去了。优吉欧向他告知了阿芙的节日,不意外地激起了他在有趣事情上过多的求知欲:

“真想知道它有什么来历啊,优吉欧这么喜欢历史,一定知道吧,快告诉我啦。”

 

被问的人摊了摊手:

“就连家里的长辈都不大清楚,书上更是没有,不愧是连央都也没有的节日啊。”

 

“是优吉欧修剑士殿下的话,知道一些传闻也不奇怪啊。”

 

“忘了是上代的刻痕手爷爷还是儿时的玩伴好像和我说过,阿芙是位身姿曼妙的少女,曾用神圣术展现过奇迹。鉴于我们现在都在节日上祈求丰收与伴侣,她所做到的应该与这两方面有关吧。”优吉欧的视线移偏了半分,望向窗外的街上。

 

桐人敷衍地应了几声,这样彼此心知肚明的装傻显然不能满足一个好奇宝宝。似乎无法从刻意有所隐瞒的优吉欧身上听到更多的信息,他只得将注意力转移到两人晚上的小盛宴上,这好像是个蹭一顿特制大份量肉包的好机会。桐人提出了“完成日常练习时间更长的人要请客”的建议,得到了优吉欧带着纵容的同意。

 

桐人毫不意外地赢下了赌局,尽管两人之间剑技的差距仍在不断缩短。他诓着过分老实的优吉欧又去买了烤肉与白葡萄酒,这才心满意足地拉着人从平日只他一个人翻的窗子回了宿舍。

 

 

都是不大重视装饰的男孩子,自然不会在彩带花球上花钱。以往的灯都是由优吉欧点亮的,阿芙之夜非同一般,桐人那不大熟练的照明神圣术似乎更合适一些,他亮起了稍暗且有些飘忽的光。食物被消灭地飞快,两人的小酒杯也被喝光了几回。已至微醺,光晕晃得大了些,往常优吉欧少见他碰酒精,今日喝了几杯也没上头,倒是被酒气蒸得有些脸红发热的自己撑得更久。

 

酒光水汽在他眼中氤氲起来,此时的桐人看上去格外地好欺负。“桐人这是使坏故意装醉骗我过去”这样的想法在优吉欧脑海里和诸如“为什么这么想要捏回去啊”此类的念头来回转,他摇摇头晃散了这些无谓的精神阻碍,指尖覆在他两年来的同伴脸上轻轻压了一下。他有些理解了桐人平日的感受,手下的触感温热发软,诱惑着他加重力度,优吉欧又加了一根手指捏住他的脸蛋,不意外地看到桐人皱起了眉头,有像委屈包子脸发展的趋势。这样的桐人也少见,他凑下去在刚才被他捏过泛着点红的地方上轻轻落下个吻。“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桐人,想将和他共处的时间延续到永久,想和他携手并肩走下去”。优吉欧将这样的想法一字一句地表达给了醉晕的桐人,有些惊喜地看到他点了点头,尽管可能只是潜意识的应答。

 

对了,他没告诉桐人的是,阿芙神女会将福缘赐予节日之夜互相表白心意的情人。

 

优吉欧紧贴着他的心上人,伏在了桌案上,今夜坠入有着桐人的酒气梦乡。

 

END

 

 希望你会喜欢❤

评论(6)
热度(51)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