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桓易】此心安处

一个不大典型的民国paro的订婚糖 愚人节果然还是适合甜一点

0和正文风格不大一样23333

希望你会喜欢!❤(也希望蒸煮爸爸们天天发糖!x


  (0)

  

  “听说了吗,被商会高层钦定为下任财务部长的那位马先生要订婚了,”坐在靠门位置的李小姐掸了掸旗袍上的细碎烟灰,再次翘腿斜倚在椅背上,“四条。”

  

  “怎么没听说,我家先生和马先生交情深着呢,”邻座的苏太太没抬眼,玉臂一抬摸过了桌上那张牌,“谢谢表妹了,碰。”苏太太将鬓侧一绺发着卷的碎发别到耳后,装作不经意地拨动了右耳上挂着的串珠饰品。

  

  坐她正对面的是眼尖会来事的林小姐:“苏太太,这耳坠的光可是要闪得我分心了,又是苏老板给您送的礼物吧,还是像当年在学堂里追你的时候一样嘛。”

  

  苏太太的脸在一桌姐妹的娇笑声中有些发红,“这还不是新货里最好的一件,有件洋人打的对戒,镶了四十一颗钻,不打光就折出了一圈火彩,可惜被马先生订走了,”她耸了耸肩,随手丢出了一张六万,“我家那位一听马先生说要用它来求婚,二话没说就送了出去,这不,成就了一对好姻缘。”

  

  林小姐向桌前探了探:“这另一位是谁啊,是不是商会那位副秘书长孙小姐?我可早就觉得两人走得近了,他俩要是成了,那可真是一对璧人。”

  

  “这你可就押错宝了。”苏太太的眼神飘向了今日没怎么说过话的易小姐身上。这提示给的好像有些太过明显,其余两人没忍住小声的惊呼,疑问还没出口,众人眼中焦点的易小姐摸了张牌,“和了。”

  

  “易家妹妹这是情场得意,牌场又得意啊,我在此先恭…”

  

  “不是我,是我大哥。”

  

  “…诶?!!”

  

  

  (1)

  

  难怪那个天鹅绒锦盒被大哥看得这么紧,里面定是装着马先生给的求婚戒指。大哥也不是怕招摇的人,马先生送的戒指居然没戴着…易小姐恶趣味地笑了笑,一圈四十一颗钻,估计是戴不上去。

  

  (2)

  

  拐过街角就是易家老宅,院门口停着一辆黑漆车。

  

  (3)

  

  好的马先生又来找老爷子聊天了。

  

  (4)

  

  准确说是借着来拜访老爷子的理由,来看几眼明明没几天就要“过门”了的“小新娘”。

  

  (5)

  

  天天就欺负本小姐没找到意中人是吧!她抬腿用小皮鞋的尖端踢远了路边的石子,转身进了门。

  

  (6)

  

  果不其然,正厅里老爷子正支着老花镜眯着眼,手捧一本洋文典籍和马先生交流。易家老爷子虽是个彻底没出过国门的本地人,却总是对那些洋玩意特别感兴趣。他虽已年过半百,心里倒跟明镜似的,默许着儿婿每天来看大儿子的小动作,也借着这个机会,向后辈讨教几番洋人的文化。马先生也懂得顺着老爷子的心,每次过来时都带些洋人的机巧物件。

  

  (7)

  

  不过还是给大哥的多。

  

  易小姐突然想起了他大哥除了洗浴从不离身的长链怀表,做工之精良堪称她平生所见之最。

  

  (8)

  

  虽然她的平生也不过就十几年。

  

  (9)

  

  不过易小姐好歹是当地大户的千金小姐,她见的东西也绝不是凡品,这银质怀表刻纹细致图案生动,走钟精准不差毫厘,别的暂且不说,单是表盘底部被马先生亲手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这点,别的怀表能做到吗?

  

  (10)

  

  再说其他怀表里能夹着一张背面写着一行潇洒的“To my love”和一行歪扭的“致吾愛”的马先生胶质照片吗?

  

  (11)

  

  并不能。

  

  (12)

  

  易小姐压下心里因为这对小情人变得异常暴躁的情绪,挂上合乎分寸的微笑向老爷子与未来的哥夫问了好。

  

  老爷子没抬眼看她,满心满眼都是手中的书籍,“今天回来的有些晚啊,快回寝梳洗吧。”他俯身拍了拍马先生的肩膀,“小桓啊,帮我看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吧。”

  

  马先生向易小姐抱歉地点了点头,带着得体而不过分的笑容,礼貌地回应了她。

  

  (13)

  

  不得不说,大哥眼光还真挺好。

  

  学堂教师曾言,君子温润如玉。

  

  灯下的马先生周身像是有圈温和浮动着的光芒。

  

  (14)

  

  易小姐移步至楼梯,身后传来马先生极为标准的英语。

  

  嘛,勉强合格,就把大哥让给你吧。

  

  (15)

  

  面前旋上的楼梯中间,易大少爷正躬身撑在边侧的扶手上,他本半阖着双眼听着马先生和老爷子说话,应是易小姐迈上楼梯的声音吵到了他。易少爷突然睁开了大眼睛,见是自家妹妹,又眼弯弯地笑出了两个酒窝。

  

  (16)

  

  时隔三年,易小姐终于再次见到了易大少爷这样的笑容。

  

  (17)

  

  易小姐也笑了。

  

  三年前她没有替大哥说服父母准许对洋文一窍不通的易大少爷独身一人前往海外,但她曾替拼命用功熬夜点灯修习西洋文字的他送过夜宵。易小姐自认没有资格评判他人的努力是否值得,至少她喜欢哥哥的笑容。

  

  (18)

  

  易大少爷的眼神移开了半分,聚焦在易小姐左侧身后,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了起来,慌忙地溜上了楼。

  

  大概是马先生的原因,易小姐回头看过去,是马先生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溢出温柔情意的眼神,绝非是刚才给她的客气笑意。

  

  (19)

  

  易小姐心里一松,之前一直压在她心头的类似于“马先生长辈会不会因为大哥是个洋文半吊子而嫌弃他”或者“成婚后马先生会不会不再对大哥好”的困扰通通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收到易大少爷从海外寄回来的两人在阳光下并肩微笑的照片后,易小姐彻底地安心了下来。

  

  (20)

  

  你们一定会幸福。

  

  这是易小姐看着易少爷溜进房间的背影时,心里唯一想的话。

  

  

  END

  

  

  

  #只有马先生知道的事

  

  1.与易先生相遇在舞会是马先生一生中第二幸福的事

  

  2.当然排名第一的是以后与他携手同行

  

  3.半杯酒后晶亮亮的双眼 整杯喝下身体发软地倒进怀里 颊上像晕开胭脂一样的易大少爷 以后只有他能看到

  

  

  #只有易大少爷知道的事

  

  1.速成洋文真的很难 熬夜学习真的很累

  

  2.即使他死命背下了标满了国文拼音的洋文日常对话用语 与马先生重逢的一刻他仍然说不出话 尽管他非说是嗓子干的缘故

  

  3.那天加拿大的阳光有些刺眼 扎得他眼眶有些发酸的生疼

  

  

  #只有他俩知道的事

  

  1.易大少爷总是嘴硬说自己完全不怕冷 其实并不是

  

  2.马先生在加拿大时曾买过一件带着狐狸毛领的厚外套 自从易少爷来了加拿大 这件衣服再也不是他在穿

  

  3.对于易大少爷来说 加拿大的冬天有些过分地难熬 还好在外有马先生的外套 在内有马先生的怀抱

  

   

今天的我完全就是:被糖淹没,不知所措.jpg

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天玑人民给您拜年啦!(这啥

疯狂化用官糖 毕竟单身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其实还有想写的但是要从自习室往回跑赶半点查寝只能先这样了qqq

题目也是赶时间瞎取的2333

beta1.0√

评论(17)
热度(97)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