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炎尘/消炎药】承乾 (1)

//又名:一觉醒来老师兼心上人变成了omega还让我上他该怎么办 有点急 在线等(( 信我 真的
//OOC 双向暗恋前提 大概是原作1261章衍生



老师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两月前老师放走八九天尊,萧炎还可用诸如刚复生难以控制身体之类的借口骗骗自己,可今日药尘炼药途中,斗气与灵魂力量都几近衰竭,这绝对不是已至半圣的中州第一炼药师的正常水平。

晕在药鼎旁的老师被萧炎打横抱起,这副他亲手炼化的躯体似是比旁人热而软上几分。药尘喘息渐重,整个人像是沉入了梦魇里,他没了神识,身体不受理智控制地缩向萧炎怀里,他神情茫然中闪过短暂的愉悦,如同感受到灵与肉极致契合的琴瑟和鸣。

萧炎腿一软,这正是他也在体会的感受。体内一股精纯的能量雀跃于与老师的每一寸接触,又不甘如此就满足。他将药尘放在榻上转身欲走,这能量又暴戾地催着他回身寻到熟悉的温度,还是药尘抬手扣住了他的手腕,这能量才温和了下来。

他困惑于身体的变化,却也受用于药尘的挽留。老师今日的主动,勾得平日碍于师徒之别压死在心底的青年情思燎原生长,吞咽渴求着更多的禁忌养分。

老师的手还没有放开他。萧炎坐在床侧伏到他耳边,轻声唤他老师,药尘的耳垂红了些,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他半睁开眼,焦距虚虚地聚在他身后,抬了空着的手揽着萧炎的后颈压着人往身上带。

萧炎有意推拒,却又受制于半圣的压制。他习惯了药尘带着恶趣味的玩笑,习惯了老师偶尔板正了脸的教导,却不习惯他这样沉默地下达无法违背的指令,还是在两人间只有约摸一指的距离时。这近得有些逾距,鼻尖浮动着他半敞袍子上的浅淡药香,萧炎只要再一低头就能撞上药尘,覆上他柔软的双唇。

他还没来得及撑着床板直起身来,药尘压在他颈后的手一施力,萧炎心里想的事就成了真,药尘探了点舌尖出来,等着青年人本能地勾着它共舞。萧炎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小男孩,他虽不明白药尘的一番动作,又担心老师现在的状况,却总归是被他激得有些心里发痒。萧炎吮了吮药尘探出的舌尖,舔舐过他的齿列,最终把这个勉强成形的吻收在了唇肉上。

药尘似乎颇为受用,眯起了眼,放松了手上对萧炎的禁锢,像是仅仅接吻的快感足以冲击到他的指尖。他仍是半张着唇,宛如一个陷在热恋情热中的人。萧炎得了机会,随手在纳戒中翻出一颗使人快速入眠的药丸塞进了药尘口中。药效生得快,身下人颤了颤眼睫阖上了双眼,逐渐恢复了均匀绵长的呼吸。颊上的红晕消得慢些,一如被吮过有些发肿的唇肉,替萧炎做了方才不是梦的证明。




//睡前恶趣味摸鱼 搞到哪算哪 排版睡醒再说 有人想看这个神奇脑洞么23333

评论(15)
热度(100)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