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炎尘/消炎药】承乾 (2)

//还是那个药尘变成omega的故事
//零点之前光顾着补剧...短小咸鱼也没摸起来....不管了之后的下次再说
//励志当tag里最晚睡的人



床头灯上异色的焰尖晃了晃,热气卷着尘与埃缓慢向上蒸,星陨之石镇住了中州这场旷世风暴的风眼,阁内平和的假象暖得惑人。说不心动总是假话,悄摸捧在心尖上的人安睡家中,只这一幕,都能将见惯此景的平凡人烘的心软下来,何况是萧炎这样生死刀尖上的行者。

而他一定要把这份祥和护得周全。

萧炎分了一丝神识,引着它探入药尘体内,他的老师早就对他没了戒心,这副被他亲手炼出的身体更是对萧炎有那么点说不出的眷恋,这神识在经脉内还没转过一周天,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领着它向萧炎特意换上的那截斗圣手臂。药尘的眉头蹙了起来,面上又涨起了莫名的红晕,混着呻吟的喘息从微启唇间溢了出来,依着风与萧炎的耳垂缠绵。他翻身侧卧成弓形,双腿夹紧蹭了蹭,脚趾在白袜里蜷缩,似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他心下一惊,忙收了动作。药尘这些天来异样的源头,无疑是他特意换上的斗圣手臂。替老师完成复生的材料均选用了上品,这截手臂更是其中的点睛之笔,没想到却无意中让他受了难。

哪怕只早几天发觉,都能让老师少几分苦。萧炎有心回想药尘这些天的状况,记忆里却搜刮不到结果。老师这些天,大抵是有在躲着他了,他后知后觉地得出了结论,只是不知他是避免激发这份痛苦,还是不愿让萧炎这半个“始作俑者”知晓实情。

萧炎的思绪被药尘的动作惊得混成一团,他的老师伸开了葱白手指,覆上他的指尖。药尘力度虽轻,两人的指纹仍磨出了细微的触觉。他的动作还在继续,掌心的纹路滑过了一半,被萧炎勾着手指死死扣住。药尘一身均是新生,细嫩皮肉擦着点边都刺激得透着红,何况是被人紧紧攥在手心。十指连起心,那股熟悉的能量又作祟起来,闹得他心率不齐,心跳一声快过一声。



他暗道不妙。


//这剧正片总给我一种伦理剧的感觉.....沉思

评论(4)
热度(97)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