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桓易衍生/蹇易】林雾线香

蹇齐前提

(一直想着小齐的+心有点黑的)共主蹇 X (不是现世的)大学生易

鬼故事(?),好玩!

对了还有没看过易老师的封神战纪的么!姜甜甜真的超好看的!在优酷!有能力的多支持一下啊❤

  (起)

  

  恐慌焦灼总使人难以安眠,更何况身上压了枕边人的部分重量。那人前六夜还只是紧紧扣住他的手腕,今天却将他死命箍在怀里。身后人像是被锁在梦魇之中,臂上力道越来越重,温热的吐息缠卷着破碎模糊的呢喃,急促地一下下灌进衣领口。易柏辰想回身将他叫醒都做不到,只一动身,怀抱便会再紧一分。

  

  他实在是看不懂这个叫做蹇宾的男人,从七天前的初见开始。

  

  彼时的他方从睡梦中醒来,眼前的一切却全部变了样子。记忆告诉他,片刻前他还在和社团内的同伴登山游玩,本是一早就到了山顶的观日台等日出,却被极重的山林雾气所累,眼前只有渐重蔓延开的灰白。一行人兴趣缺缺,坐了下山索道,拜了忠烈祠,然后...他就躺在这张陌生的床上了。

  

  手被床边上那个神情憔悴的人紧紧地握住,他面色发黄,眼中满是血丝,唇上干涩发白,脸上透着些青紫的灰暗气,可惜了这样一张好皮囊。这人自称蹇宾,却好像不大听得进人说话,易柏辰反复强调自己的名字,他还是时不时叫一句小齐。纠正次数多了,易柏辰也有点嫌麻烦,就任着他叫了。据蹇宾所说,这附近都是没有人的,他可以带着转转。易柏辰甩开蹇宾牵上来的手,藏到了背后,蹇宾没说话,只定住脚步回身看了他一眼,又牵起了另一边的手腕,继续带他出门探查。易柏辰莫名有些心虚,他不大擅长拒绝旁人的好意,蹇宾虽对他有些过分的热切,看上去总还是不像害他的人。他大致猜测了一下,这人大概是把自己认成了以前的友人。长得像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他还觉得这人有些像隔壁金融院那位著名的活在图书馆和各种推送中的学霸学长呢。易柏辰刚来这里还有些懵,还需要蹇宾的帮助,这倒是不好再将人已经退了一步的动作甩开了。

  

  木屋附近确是四面不见尽头的山林,蹇宾甚至带着他去了山顶,望下去景象全非,也全无人们活动的踪影。易柏辰只得乖乖跟他回了房内,听着蹇宾一遍一遍叫着不属于他的名字。

  

  此刻魇中,他应该还是在叫着小齐吧。易柏辰撇撇嘴,这总不是令人开心的事情。令人不愉快的还有墙角一直点着的线香,这几日气味渐淡,终于将要燃到尽头。屋外云翳掩月,房内彻底暗了下来,只有仅留的线香闪着随风变明暗的橙红色光点。

  

  他昏沉入梦。

  

  (承)

  

  久日的疲惫积攒出了一个长眠,身体都有些睡散架的感觉。大约是一觉睡到了傍晚,也难怪蹇宾的神情这么着急。明明先前在这共处的七天里气色已经好些,只半天没在易柏辰的监督下好好收拾,这人看起来比初见还落魄了些,半圈青色胡茬格外扎眼。蹇宾的身体好像真的不大好,以往打水洗衣做饭这些事他统统不让易柏辰做,今日却破了例。

  

  这还是易柏辰第一次和蹇宾下厨房。以往没见到还不知道,蹇宾这人的厨艺是真不行,可以说是差他易大爷很远。刀工不行,他去院里洗趟青菜回来,蹇宾连一个土豆的皮都没削完,更别提在易柏辰的注视下,带着一脸颇为凶恶的面相,离桌板站得远远地,一只手持刀、一只手背到身后地一刀刀生剁,带着皮的土豆块不意外地崩到了易柏辰脸上,本来他们是要吃炒土豆丝的。

  

  至少在外婆家成功做了一碗面的易老师看不下去了,他像偶像剧里那样,站在蹇宾身后,双手覆在身前人的手上,可他身形比蹇宾小些,人矮了半头,这样连菜板都看不大见了。蹇宾偏了偏头,用余光看着易柏辰拼命踮脚、可高起来又拉不住手指导不了的样子,他低声笑了笑,换到了身后的位置,双臂环在易柏辰腰上将人拉进了些,又主动把手递到了易柏辰的手心里。身高被变相嘲笑的感觉真过分啊,易柏辰有点来气,他把气凶给了蹇宾,蹇宾也只是温声应着,只是在易柏辰听来,这应声总带着点笑音。

  

  明明是我在教你诶!这人怎么连他这个没什么自理能力的现代大学生也比不过,亏他还自己独身一人在山林里活了这么久。易柏辰有些懵了,要是没人帮着他,连个饭也不会做的蹇宾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还有,这些菜是哪来的,总不可能是这样的蹇宾种出来的吧......他这一溜神,刀子割上了他的手指,指甲下半寸立刻多了道口子,易柏辰下意识丢了刀小声惊呼,想要退半步的动作被蹇宾的身体抵住了,他冷静了下来,伤口其实没他想象的痛,血液也没渗出多少。蹇宾却不知道这感受,他拉过易柏辰转身,半蹲下身子,左手将易柏辰受伤的手指送到唇边细细舔舐,右手一把从衣服上扯了布条。蹇宾这事做的不熟,本来不大的口子在他半湿舌尖地舔弄下不停被挑开,易柏辰抽出手指往后缩,却被卡在了蹇宾和料理台之间,那人没说话,只抬眼看了一眼他,他便不敢再动了。这人真是有王者之姿,除开国中时期的班主任,他倒是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威慑力的人了,尽管这个人在手指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再一圈的大布包。

  

  这伤算是处理完了,易柏辰有些尴尬,本来想体会一下做老师的威风,包成这样也没法抵着指背切菜了,吃土豆丝炒土豆块也是种新奇体验,他拿盘子装了菜板上的这堆东西,准备送到锅边,冷不防被蹇宾从侧面抱住,他的头埋在肩颈处,发丝蹭的易柏辰耳朵发痒,锁骨处也被压得不停发颤。真是,他这被割到的没哭,蹇宾这不疼的人倒闷声哭了起来,滴在肩上水痕滑进衣衫,一点点洇开来粘在皮肤上。易柏辰试探着推他也没推开,就像听到喊小齐也也会应声那样,他也逐渐习惯这样推不开的怀抱了。

  

  即使真的只是小伤,蹇宾还是禁止了他一切劳务活动,就连那个有点丑的布包也不让拆。这人的话反驳也没什么用,易柏辰乖乖享受着病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单是躺在床上也无甚趣味,他陪在蹇宾的身边,口头指导着他的动作,一天天下来,蹇宾的生活技能逐渐高了起来。易柏辰嘴上虽然嫌弃他笨,看着蹇宾一人拼命做着他不擅长的、两个人的活,心里还是有些说不清的情绪的。

  

  (转)

  

  这天醒得偏早,线香的味道过重熏得他睡不大着,吸一口仿佛全是香灰沫子。他醒来一看,蹇宾竟把香炉搬到了窗边桌上,也怪他以前一直忘记向他提出抗议。阿蹇不在屋内,他下床走到窗边,准备去吹熄它,窗外的声音逐渐变大,竟是蹇宾与人交谈的声音。

  

  蹇宾这个大骗子!他告诉过我附近再无他人!易柏辰愤愤地又凑近了些,探了半个头往窗外张望,蹇宾正坐在石桌旁,一个武将模样的人身着铠甲抱着头盔跪在地上。蹇宾随手抓起桌上的东西砸向跪着的人:“朕说了不回去就是不回去。丞相呢?朕养着他是干什么吃的?这点事都处理不好,他也别干了。”

  

  那武将任着蹇宾打,近乎砸上眼睛也没躲:“共主陛下,折子实在是积得太多了,莫再受那慕容蛊惑,为个妖物荒废国事啊。”

  

  易柏辰缩了缩头,蹇宾此刻偏头笑得他发冷:“你都没见过小齐,竟敢说他是妖物。”他起身绕过石桌,一步一步走上前,他半蹲了身子从武将身侧抽出他的佩剑,反手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你这人倒是敢说,”他在手上加了些力,血液顺着口子斜斜流下,易柏辰倒吸一口冷气,也吸入了旁边的香灰,他死命捂住嘴咳了起来,“好一副死谏的样子,可朕不会让你死在这里,回去告诉丞相,告诉每一个质疑齐将军的人,朕很好,朕不会回去。”他将带着主人血渍的长剑插回剑鞘,转身望向房内,易柏辰忙缩到窗下,听他语气温和下来,“......本王不回去。”

  

  若向之前的易柏辰说,蹇宾是凶戾之人,那他绝不会相信。先不说那人为他拼命做好各种原先不擅长的事,就是平日的相处中也是一直细心温柔,绝不凶他一句。眼前的场景让他的大脑整个空掉,蹇宾不光是骗他留在这里,还装出一副假样子迷惑他。

  

  屋外还没结束,易柏辰只能靠着声音猜想状况。那武将大约不愿就这么离开,蹇宾将他踹翻在地,砸出金属撞击之声:“怎么还不走,是要看这血流到地上,流到他看得见的地方吗?”他冷哼一声,“快给朕滚。”

  

  那武将终于不甘应声,带着盔甲碰撞的声音渐远。易柏辰猫着身子逃回床上,装作还在睡的样子。

  

  (合)

  

  那天他后来出门看过院子,一小片土被人翻了起来,易柏辰对蹇宾的态度冷了些,这人的另一面让他现在对着蹇宾挤出个笑都有点难。蹇宾看他不愿意和自己说话,独身一人去了厨房,过了会端着饭菜放在了床边,转身就走向门外。

  

  不管蹇宾对别人怎样,他对自己是真的好,即使看过了他压抑下的本性,还是会折服于这份早已打动他的、放低姿态软下来的温柔。

  

  易柏辰认了。他抬手拉住蹇宾的手腕:“阿蹇,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蹇宾回身时尖锐的眼神扎得他心尖疼,可他还是温声应了:“...有啊。”蹇宾眯眼笑了笑,牵起他的手,“小...柏辰,我想同你结为伴侣,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很好,他到这时都不说实话,易柏辰气得有点想笑,什么结为伴侣,什么永不分离,骗鬼去吧。

  

  可他偏偏就吃这一套,尽管蹇宾刚才连名字都要犹豫一下。易柏辰把自己挂在蹇宾身上,踮脚凑上去亲他。先表白心意的那个人反倒僵住了,等回过神来,他的心上人已经羞得退开了半步,一溜烟跑回房内抵上门了。

  

  终于向他表白了自己心意,在他战死截水城后的第七年。

  

  现在还早,我们还可以并肩走过很多年的时光,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赢得大臣百姓的信任护你重回朝堂,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用神剑诱使慕容黎交出犀香的制作方法...

  

  房内突然传出了很大的动静,蹇宾冲回房内,易柏辰晕倒在地上,身形慢慢散成细碎的闪烁光点。

  

  又是一支线香燃尽了。

  

易老师演的的楚少爷真的超级娇啊天哪qqqqq小说里还是以傲为主的

官微那个小拳拳真的!!!

姜尚叫姜太甜的话,楚炎炎是不是可以叫楚娇娇了((((不(((((

所以之前那篇温楚我有点接不下去了(改改再说(


评论(14)
热度(54)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