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镇魂/巍澜】宝贝,追剧么

补个档

一个 剧外巍澜看剧版镇魂大结局 的小甜饼

尽量保持小说设定 但是多少有受剧版影响...

谢谢你的喜欢!❤



       自从搬到了大学路9号,特调处过的是一日比一日清闲,圣器不蹦哒,地府不闹事,每天最大的苦恼就是怎么消磨上班的时间。镇魂令主赵云澜,特调处众人的大领导,也完全没给大家带什么好头,每天窝在阁楼的沙发软床里,半眯着眼睛晒太阳。偶尔还研究研究植物种植技术,也算是合上他单方面声明的“干正事”。沈巍每次下了课来接他,看到的也总是这样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这两天赵云澜像是找到了新乐子,天天捧个手机傻乐,美名曰“追剧”。赵大令主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一集一集追下来,在他身上分的精力就少了些。往常回家做饭,这人总是偷摸过来,不是倚着厨房门框夸人好看,就是凑到耳边撺掇他换个裸体围裙,不撩拨得他耳根红透决不罢休,好像转天沙发床上到底要多垫几个靠枕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内。沈巍回身,隔着玻璃门望了望正躺沙发上举着手机笑得乱滚的赵云澜,多少有那么点怀念以前做完正事自己在床边给他喂没顾上关火有点微焦的菜了。


       不过到底赵云澜还是惦记着他的,时不时眼神往他身上扫一圈,再嘿嘿嘿地坏笑起来。沈巍偶尔带些学校里的研究材料回家,赵云澜的小动作却总勾得他分心,抬眼看过去,这人又乖乖地露一排小白牙,笑得一脸讨好。


       可就算他是万年前的大荒山圣兼万年后的镇魂令主,赵大处长也总是抗不住自家媳妇镜片下的灵魂拷问。赵云澜递上了自己的手机:“大概是地府那事走露了什么风声,这段故事被人拍成了电视剧,做的还挺有意思,”他指了指剧中的弹幕,“来来来看你老公,叼着棒棒糖也是龙城最靓的仔,我记得刚看见一条说你的,‘性感教授,在线卖萌’。”沈巍听他话,专心盯着屏幕画面,想了想还是没提醒他弹幕上的字是“A巍教授,西装举铁了解一下”。


       赵云澜拍了拍没什么表情的沈教授,笑弯了眼,“前面剧情里你还没掉马,每次千方百计瞒着我,倒是让我想起来之前咱俩的事了。”沈巍抿唇推了推眼镜,想掩盖自己有点羞愧的表情,他倒是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可被恋人点出来,就总有点难为情。一句支支吾吾的抱歉出了口,喉结滚了半天也再没憋出一个字。赵云澜笑着凑上来亲他,他家宝贝做了万年的斩魂使,却总还保留着点当初小鬼王的单纯样。


       亲都亲了,不做点什么就可惜了。第二天早上赵云澜迷迷糊糊闻着煎蛋香睁的眼,床边上就是沈巍留下的爱心早餐,旁边还附了张便签,瘦金小字写得赏心悦目,内容却不让他舒心,文绉绉的话堆了好几行,大抵就是说昨夜赵云澜答应了戒烟,他就收走了家里的所有存货,还在醒目的地方摆了几根棒棒糖。


       赵云澜拍案而起,脑子里的惺忪困意全被这动作吓跑了,他回想了一下昨夜的经历,好像是有那么点印象。沈巍抽出枪抵在入口,威胁他不答应戒烟就不进去,自己虽然没信,可抵不住当时被做晕乎了,也不管条件是什么就应了满口。自己作的孽总要自己受,他家斩魂使大人这方面总是不留情,赵云澜哭丧个脸下了床,拆了根甜腻腻的糖含在嘴里啧出水声。嗯...好像是个拿来撩沈巍的好东西。


       至于周三周四被赵云澜单方面定成了两人固定的追剧时间,沈巍也乐意由着他的兴趣,这都是后话了。


       大结局这天,赵云澜早早拉着没课的沈巍回了家,饭提早吃,澡提早洗,就为了空出傍晚六点第一时间追剧。赵云澜半挂着沈巍的脖子猫他怀里,点开了今日份的更新。


赵云澜将激发潜能的药物注射到自己体内:“我赵云澜,光棍二十多年,也许等的就是今天。”他半晕在大庆的怀里。


       赵云澜正贴着沈巍的胸膛,感到自家媳妇猛吸了一口气,忙出言安抚他“宝贝你看,我要是没和你在一起就得这样了。”他懒得凑上去亲沈巍的脸,转头在人锁骨上烙下个吻,“这还是多亏有了你嘛。”沈巍轻声应他。


夜尊的吞噬能力开始失控,地海两星都受了影响。沈巍在夜尊体内向林静交代接下来的安排。


       “对了,咱弟在下面呆得还好不?”赵云澜咬了口沈巍先前削好的苹果,抬手送到他嘴边,沈巍就着他咬过的地方补了一口。赵云澜也没等人回答:“尝尝这苹果咋样,我们特调处后院种的,这就是我研究科学技术的初步成果。”


       沈巍闭眼细品了品,赵云澜的合理要求他总是会努力做到最好。这苹果品种脆,水分大,清甜中带着点涩的滋味。“好吃。”屏幕上已经演过了夜尊用吞噬能力扯得他起身的画面,赵云澜暗地里舒了一口气。


赵云澜问夜尊筹谋万年的目的,夜尊说问得太好了,他一直想说却没人问他。


       “怎么搞得像我是他的托一样。”赵云澜撇撇嘴,“你们地府的教育很成问题啊,怎么万年也没感化他,还是个中二病晚期患者。”


       “......不是我们地府。”沈巍表情认真,倒是让赵云澜不好意思逗他了。


       “对对对,那是他们地星,咱弟可是比那个夜尊乖多了。”沈巍瞪了瞪他这幅连差点危急性命的事都能拿来开玩笑的没正形的样子,看着人吐了吐舌头。


经过一段两人打嘴炮的时间,赵云澜体内的药物发挥了效力,虽然不能说是吊打夜尊,但也勉强可以和他抗衡。


       几张镇魂令被它们的主人从怀里摸了出来:“没有阴兵斩,没有镇魂令,这剧里的我也太惨了吧。”他不动声色地掰开沈巍攥紧发白的手指,往里面塞了几张,“斩魂使大人哪天有空,也帮着抄两张呗。”赵云澜把自己还沾着点苹果汁的手搭在了符上,沈巍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十指扣住锁死了怀里的人。


林静听了沈巍的话,把他胸口的冰锥彻底扎了个透。黑袍使释放的特殊能量借由赵云澜用山河锥扎出的破绽使夜尊彻底失控。为了继续刺激能量离体从内部击败夜尊,沈巍继续用锥子和自身的能量折磨自己破损的身体。


       赵云澜也不吭声了。交扣的手指僵硬,沈巍没忍住赵云澜加在手背上的过重力度,小声抽了口冷气。赵云澜连忙松了手,坐直身从他怀里出来,“宝贝疼不疼?是老公不对,下手重了。”他手上动作轻柔,替沈巍揉了揉压红的地方,话音却转得冷硬了些,“不过这也确实像你做的事,瞒着我做好一切牺牲的准备,就生怕要和我一起长长久久地过下去了一样。”


       沈巍耷拉下了嘴角,眼睫闪了闪,平白添了几分可怜兮兮的委屈样,勾着他想起万年前看到自己的礼物不合昆仑君心意的小鬼王。赵云澜心里软成了一滩水,过去的事也没法改,能有现在的结局已属不易,此下大好时光却被他用来教训人,实在是浪费。沈大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偏对电子设备无甚研究,他只能替人遮住眼睛,任着赵云澜听他道尽了遗言,一点点死去。


       赵云澜的身体僵了半晌才恢复回来。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沉闷,他也没什么心情活跃起来,他有心警示沈巍不要有留他一人的想法,心下却也知这人应了也是白应。沈巍也猜出了他的心思:“别胡思乱想,我现在好好的在这里。”他牵起两人紧握的双手晃了晃,才勉强赢回了赵云澜安心些的笑容。


赵云澜向前方呼唤沈巍,他回身笑了笑,权当是告别。赵云澜攥紧他生前不离身的坠子,重复了沈巍的遗言。他托住镇魂灯的底座,用先人教他的方法作了镇魂灯的灯芯,尽管要忍受烈焰灼烧死去活来千万遍的痛苦。


       “宝贝你的刀!”共工长刀显形,刃尖折着冷光,赵云澜当机立断关了电视机,这可不是剧里那把随便捡来的刀,是货真价实的天地人神有因皆可斩的上古神器。斩魂使不怒自威,他生气起来更是不得了。赵云澜看他一副不追到编剧家里不罢休的气势,倒是笑了出来:“不过是个影视作品,瞎编的玩意,你那么认真做什么。”


       “他们哪来这么狠的心,要困着你百般折磨,我气不过...”沈巍的声音减弱,眼中的杀意却没消半分。


       “气不过你就拿刀要去砍?这共工长刀要给你这么用,这世上早没人了。宝贝安心,那就是个虚拟角色,死就死了,管他们怎么折腾,我们还是好好的啊。”沈巍态度缓和了些,赵云澜凑上亲了亲他。


       问:斩魂使尚有余怒未消,如何是好?

       答:没有什么是再亲一下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去床上滚一圈。


       END


结局瞎扯没关系!

我们巍澜在自己最初的世界甜着呢!

乖乖地等着亲妈甜甜的番外!




评论(5)
热度(104)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