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湘

:)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手改id了

头像中之人 我对象 谢谢
废萌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谢谢

【桓易】玩命直播 (上)

梗源2017年同名电影 电影讲的是网络暴力 这篇就是桓易甜甜甜啦

1v1全员助攻向  又名《网友:你们怎么还不在一起》(不

细节上卡了两天都没想法 正好易老师发了娃娃机的微博故事

  

  (0)

  

  春天大概是适合恋爱的季节。马振桓刚婉言拒绝了一位学妹的深情表白,竹马陈向熙就给他递了一张画上了桃红色爱心的信封,并打了个眼色向他示意主人的方向。他虽然接过书信时笑得温润,心里却有些发苦,上次那场失败的恋情仍使他心有余悸,被女方那样过分的对待确实是整整一年都没能摆脱心理阴影的理由。“是时候该走出来啦,很多好女孩子在等着你啊。”许多亲近的朋友都一直在开导和安慰,他嘴上是应了下来,却向那位递情书的女孩子轻轻摇了摇头。

  

  只是在食堂旁观的人有些奇怪,明明是青涩的女孩子在公众之下袒露真意,马振桓自己尚且为退回了她的心意而感到些许愧疚,他们却发出了起哄的声音,而那位被拒绝了的学妹也是一脸坦然,回到座位上还与同伴击了个掌。要不是曾多次在以前的音乐社演出时礼堂第一排座位上看到她有些炽热的眼神,他几乎以为这只是个无聊的恶作剧,马振桓先生此刻有些茫然。

  

  手机震了两下,他另一位宅在宿舍打手游的舍友黄伟晋向他表示了慰问,马振桓向他表示了对八卦传递速度的惊讶,收到了一张有着他和那位学妹的直播界面截图,左上角标着【Player—No.4132】,右边则标着【请向大三的马振桓学长表白积分:350】。多亏了三位室友的不断洗脑,没用过这个软件的他也知道“NERVE”——也就是用自己的手机直播完成各种观众选择的自我挑战,赚取积分兑换奖金,同时也是陈向熙刚才匆忙关掉的程序。作为当事人的马振桓心里有点发恼,他比谁都珍惜真挚而纯粹的感情。

  

  帮人转交这封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情书是不是也是Teddy的任务?马振桓转身偏头瞪向他的朋友,抖了抖手里的屏幕和信纸。不得不说,尽管看了这么多年,Evan装生气的表情还是有点凶。他抢过了Evan的手机:“好啦之前那位学妹开直播我是有知道,可我不会接这种的任务啦。”陈向熙调出了任务记录,的确没有和他有关的内容,“大概是AI分析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干什么都不算挑战吧。那位学妹一定也是真心倾慕你才会被要求向你表白啊。”马振桓的表情缓和下来,他看向那个被朋友围了半圈的学妹,笑容也有些僵得发涩。

  

  果然不是什么好软件,他小声嘟囔了一句。“不过说真的,Evan你也该试试挑战一下自己了。”左侧Teddy的声音严肃起来,他有些小心地瞄着马振桓的脸色,“自从那件事以来,你的生活就有些太单调了,每天就是跑图书馆拼命学核心课,音乐社的活动也没再参加过......”

  

  “我不是因为她才这样,只是觉得兼顾学习和社团不大容易。”他埋头于自己的菜。

  

  “那些课业对你来说都很简单啦,我、伟晋、明杰,我们都不想每天回到寝室看见你还是这么苦闷啊。”

  

  一年来自己一直是使他们分心去担忧的舍友,尽管“用学习占满整个时间”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还是愿意听从朋友的推荐,做出一些改变。

  

  “好啦,从重新参加音乐社的活动开始怎么样?”虽然重新拣起一年没练的小提琴需要下点功夫。

  

  “不如从这个软件开始。”Teddy拿着他的手机,向他晃了晃刚下好“NERVE”的应用界面。

  

  (1)

  

  【第一个任务:坐到二楼西侧咖啡厅靠窗那位同学的对面并要来他的联系方式。积分:20。】只是要来联系方式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困难到夸张的挑战,虽然Evan确实不大擅长与陌生人交际。

  

  他向陈向熙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没在怕的表情。马振桓在前,陈向熙替他拿着手机在后,相继穿过前往二楼西侧的走廊。不愧是T大论坛小有名气的学霸经济系公认的系草,尽管是极为简单的任务,直播间粉丝人数仍然涨得飞快,路上也有女生在围观,陈向熙一边感慨着自家好友的人气,一边注意到他走路的速度逐渐放慢,他伸手轻轻往前推了一下。

  

  走廊不长,他们很快到了咖啡厅的门口,马振桓向里面张望了一下,靠窗的位置上只有一个人,正握着连有耳机的手机趴在一个旁边立着吉他袋的圆桌上午睡。

  

  “说不定是音乐社的学弟哦?”陈向熙将手机递还给他,用空出来的手拍了拍他的后背,看着他推开门走向那位阳光下的小睡球。

  

  尽管Evan有刻意放轻拉开椅子的声音,还是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对面人的睡眠,他把胳膊圈得更紧脑袋埋得更深,发出了小动物一般的低哼声,晃身体时几乎要撞倒旁边仍剩半杯的白咖啡,Evan赶忙替他拿得远了些。另一位当事人的不配合让他的任务陷入了僵局,虽然直播任务都有时间的限制,他还是不想打扰他人的好梦。

  

  睡意似乎会传染。明明过去一年都泡在图书馆刷题很少午睡,在发暖的阳光下等人久了,自己仿佛也有些发困。实在是很久没有感受这样慢而放松的时光,他将身体的重心移到撑着桌子的右臂上,在柔和舒缓的钢琴曲背景音里半阖起双眼。

  

  直到手机震动起来,对面人才从睡梦中醒来。他扫了眼屏幕长舒一口气,抬起头对着Evan眯眼笑起来,带着没彻底睡醒发懵的一点傻气。嘴唇边还留着一圈褐白混色的奶泡沫,连带左小臂上的白衬衫在刚才午睡时蹭出了一片发黄的污渍。

  

  “嗯...同学你好。”他努力不让自己的形象太像跑宣传的销售人员,上来就要联系方式显然不大合适,他眼神在眼前的东西上转了半圈,努力想找一个聊天的突破口,“我看你旁边放着吉他,想来邀请你加入音乐社。”

  

  “我是音乐社的大二成员易柏辰啦,学长你是...马振桓?!!”对面的小学弟一副突然惊醒的样子,他关掉了手机的音乐一把扯下耳机胡乱团在一起揣进口袋,换上了几乎比窗外阳光还要亮几分的眼神,“我一直超级喜欢Evan学长小提琴独奏,可是只在第一学期见到过诶,学长去年怎么不参加音乐社的活动了?”

  

  “有一些学业上的原因吧,”马振桓有下意识地岔开了话题,“不过今年应该就会继续了。”他在学弟带有期待的惊呼声中弯唇微笑,心里悄悄盘算着应该怎样把话题扯到向这位单纯可爱的小学弟要联系方式上。

  

  “Evan学长,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么...不对,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给我一些音乐方面的指导吗?”易柏辰改口得飞快,他几乎不抱希望,直到他的学长笑着向他发出了借来手机输入号码的请求。小学弟下意识将手机递了过去,东西到了Evan手中才紧张起来:“不许看我的桌面!”

  

  就算是听到了主人用奶凶声线提出的要求,马振桓也没办法做到直接从音乐播放器的界面跳到电话簿,他切至桌面时将手机屏幕转偏向窗外,找应用位置时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的背景,一眼看上去只是一片背光透着灰的黑。飞速的键入自己的手机号,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易柏辰回了他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嗯,酒窝很可爱。

  

  (2)

  

  他们现在停在一排娃娃机前。

  

  这是马振桓半个小时前没有想到的情况,在他示意要先走一步去图书馆时,易柏辰也跟着起了身,表示与他有着相同的目的地。校园节的愉快气氛早在三天前就在校园里弥漫开来,前往图书馆需横穿小半个校园,同时也意味着穿过设有大多数社团的展台。马振桓曾起过把易柏辰在人群中偷偷把他甩下的小小坏念头,他的小学弟却一直跟在他身后左侧半步的位置,即使他有心照顾小学弟矮了半头的身高,放慢步速想等他追至平齐,易柏辰仍旧留在眼角余光所及最靠近边界的地方。

  

  这位置倒是能将将易柏辰的自言自语听得更清,马振桓在心里替他打上“精力充沛的小孩子”的标签,听他说想吃料理社的芝士蛋糕,想在街舞社的台子上耍帅,想玩摆在旁边的娃娃机...身边碎碎念的奶气低音炮消失了。马振桓回身去看,被他定义成小孩的易柏辰正站在他刚念叨过的娃娃机旁走不动路。说是娃娃机,马振桓也只是跟着他的学弟这样叫,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台自动贩卖机。易柏辰辰给了停下来的马振桓一个露齿的笑容,打开手机开始直播,界面是熟悉的NERVE。

  

  马振桓有些惊讶,他不是否认NERVE的风靡程度,只是他一直呆在易柏辰的身边,完全没有见到接受任务的过程,按照之前室友的介绍,NERVE似乎并不是一个随心所欲的直播软件啊。令他更为吃惊的是,新的任务跳在了易柏辰的手机界面。

  

  【第二十一个任务:与你的同伴一起体验娃娃机 积分:200】

  

  不提十倍于自己第一个任务的积分奖励,这个任务也不大对吧?说好了都是自我挑战呢?马振桓压下了想吐槽的心,诚心诚意地向他发出了疑问。

  

  “任务不是会根据直播间内观众的选择吗?我的观众都超级nice,每次想干什么她们都会支持我干啦。”他对着镜头耍起帅来,不到三秒就破了功,向直播里的自己和观众们招手问好。

  

  易柏辰将摄像头对准眼前的机器:“我现在要尝试这个百元娃娃机,”他偏了点头看向马振桓,“Evan学长,你说哪个会比较好啦?我超想要那只熊猫啦,第三排最左边那个盒子里会不会比较像是有装?不管就它啦!”他按下了按钮,机器螺旋推出了盒子,等着它未来的主人拿起来。小孩等不及去看自己的奖品,边耶边把手机塞到了马振桓的手里,左手托着圣诞装饰的盒子,右手打开了盖子,他一把抓出了自己的成果——小小的柯基屁股零钱包。易柏辰完全没掩饰自己的失望,还声称要将他丢掉,“我就知道选不到的,走啦学长。”纸盒被他硬塞钱包的动作压得瘪了下去。

  

  马振桓还回了手机,不自觉抬手揉了揉学弟有点乱的头发,他的手机开始震动,通知栏跳出了一条消息。

  

  【第二个任务:帮学弟易柏辰抓到他想要的熊猫 积分:40】

  

  好像连带着他的任务也跑偏了些,游戏他有所涉猎,运气更是不错,“欧皇马”的称号正是在大大小小赌局赢出来的。正好他第一个任务也是因为易柏辰而成功,趁此机会送他一个礼物也不错,马振桓拉住了易柏辰的手腕,将人带回机器前。他观察了盒子被撑成的形状,将范围圈定在第四排的三个,任务本身没限定次数,马振桓却一下子抓了出来,他将圆圆胖胖的熊猫小公仔递了过去。

  

  “作为音乐社的前辈,一年没做到好好指导后辈,这个就送给你了,就当是减轻一下我的愧疚感。”手中的小熊猫被易柏辰抓了过去,小学弟一个熊抱抱了上来,口中还不停念叨着马马最好了。

  

  小学弟高兴的样子让他完全不好意思说出心里的话:易柏辰,你抱太紧啦。

  

  TBC

剩下的部分会争取在开学前搞完!

很想将新年愿望改为“成为会写日常糖的人”

qqqqqqqq再也不要搞凌晨一点再睡了


评论(5)
热度(75)

© 东湘 | Powered by LOFTER